• 江蘇省機械工程學會招聘工作人員啓事


    (具體內容詳見“通知公告”欄目)


  • 2020第二十一屆江蘇國際智能裝備制造業博覽會

    2020 21th Jiangsu International Intelligent Equipment Manufacturing Industry Exposition
    时 间:2020年03月27-29日 地 点:南京国际博览中心
    主辦單位:江蘇省機械工程學會
    协 办:江苏省机械工程学会机械设计与传动分会
    江蘇省機械工程學會無損檢測與失效分析分會
    承辦單位:南京鳳凰展覽有限公司

    新聞資訊

    當前位置: 首 页 >新聞資訊>

    中國“工業母機”尋求突圍之路

    时间:2019/12/24 8:59:56    浏览次数:11    字体:   

    隨著中國制造業的不斷發展壯大,被譽爲“工業母機”的中國機床産業也不斷壯大,已連續多年成爲世界第一機床制造和消費大國,但機床産業“大而不強”短板明顯。數據顯示,今年以來全國機床工具行業持續下行,虧損加大。今年前三季度,全國機床工具行業累計實現利潤總額同比降低18.4%,其中金屬切削機床行業累計實現利潤總額同比降低67.5%。一些企業破産退出,産業風險增大。

    12月20日,中國通用技術集團與沈陽市政府舉行沈陽機床集團、沈機股份重組落地揭牌儀式。至此,國內機床行業領軍企業沈陽機床集團、大連機床集團等企業,悉歸中國通用技術集團旗下。業界人士分析認爲,這意味著中國機床産業在面臨重重困難挑戰面前,將開展新一輪産業格局重塑。

    有關人士建議,針對我國高端機床核心技術仍未全面擺脫“卡脖子”困境、面臨國際技術封鎖加劇的新動向,要深刻把握機床支撐作用大、事關産業安全的行業特點和規律,進一步采取有力措施,推動重點龍頭企業走出困境,保障重點産業鏈安全,爲中國制造高質量發展提供支撐。

    兩大龍頭被重組

    中國通用技術集團20日與沈陽市政府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協議,正式重組沈陽機床集團、沈機股份這兩家企業。

    沈陽機床集團是我國機床行業排頭兵企業,主營産品爲金屬切削機床,旗下集聚了曾是我國機床行業“十八羅漢”中的4家企業,控股a股上市公司沈機股份,曾于2011年躍居全球機床行業第一名,在國內外機床制造領域具有較大影響力。但近年來受各種因素影響虧損加重,發展面臨困境。

    中國通用技術集團作爲中央企業中唯一將機床作爲主責主業的國有重要骨幹企業,積極參與沈陽機床集團等相關企業重組。今年7月進入重整以來,沈陽機床集團及沈機股份推進完成引入戰略投資者、纾解沈重債務、剝離低效無效資産、處理曆史遺留問題等工作任務。今年11月,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批准了相關重整計劃。

    曾被譽爲國産機床“十八羅漢”之一的大連機床,是全國最大組合機床、柔性制造系統的研發制造基地之一。2016年11月以來,因出現債券違約事件以及信用評級下調,資金鏈極度緊張,訴訟查封爆發,生産經營停滯,于2017年被法院裁定進入破産重整程序,累計申報債權數百億元。企業原負責人還因涉嫌融資詐騙被捕。2017年11月,經債權人申請,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大連機床重整案。中國通用技術集團投資重組大連機床集團。今年4月,通用技術集團大連機床有限責任公司正式揭牌。

    在沈陽機床集團廠區裏,記者看到,這裏依然維持著正常的生産秩序,但産量已急劇縮小。近年來,企業曆盡千辛萬苦,投入大量資金攻關機床“卡脖子”核心技術,自主研發成功i5智能機床技術,手裏仍有大量訂單,但由于流動資金都用來償債,無力組織生産。“重整將爲企業帶來新的發展契機,化解各類遺留問題。”企業幹部職工告訴記者。

    此前,另一家機床行業重點企業——沈陽機床集團旗下的昆明機床,也已退市。昆明機床雖然借助行業回暖因素,從2005年至2011年間取得營業額近三倍的增長,年營收達18億元,但從2012年之後受市場不景氣影響每況愈下,陷入虧損。經有關部門調查,其相關數據不實,實際已出現連年虧損,去年5月被終止上市資格。

    幾大機床龍頭企業中,地處西北的近年探索專精特新之路,但也面臨不少困難。這家a股上市公司財務數據顯示,從2013年至2018年這5年間,只有一年銷售淨利潤數據是正數,也僅有1.27%,其余年景都處于負數狀態。

    “中國機床産業確實到了何去何從的生死關口。”國內機床行業一些人士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大連機床、昆明機床、沈陽機床等幾大龍頭企業,相繼陷入困境的現象,令人警醒。

    縱觀我國機床行業,一直處于“低端混戰、高端失守”的被動局面,200多家重點企業中,沒有一家央企,長期被發達國家打壓在産業鏈中低端。國內90%以上的高端數控機床、82.3%的數控系統和88.5%的伺服系統都依賴進口。全行業長期被低利潤困擾,虧損面已達到30%以上。從2011年至2018年,機床行業企業數量從6400家下降到5600家。隨著中國通用集團重組沈陽機床集團和大連機床集團的推進,全行業新一輪整合重組大幕已然拉開。

    風險緣何增大

    機床被譽爲“工業母機”,是戰略性、基礎性産業,事關産業基礎高級化和制造業轉型升級。

    分析我國機床産業風險增大的原因,首先是外部因素起了一定作用。

    我國數控機床起步晚,缺乏核心技術,長期落後于發達國家。要走出困境,客觀需要引進國外先進技術。但是,核心技術買不來、要不來。一些發達國家對中國發展機床所需的核心技術,都采取了打壓和封鎖策略。對出口中國的高端裝備、數控機床、功能部件實行不同程度的控制,我國一些重要企業被列入一些國家的所謂“禁售黑名單”。

    “發達國家對高端機床産品技術的封鎖,令人震驚!”國內一家機床企業的負責人告訴記者,他們曾與國外的機構合作研發,但是技術資料被嚴禁帶回中國。“一次我們將自主創新的完全具有自主知識産權的機床運到境外參展,但參展結束時,那台機床卻被外方海關部門扣住了,理由是那台機床精度很高,被懷疑是偷了外方的技術,調查了很長一段時間才被放行運回國內。”

    其次,除外部因素外,國內機床行業自身存在的問題更是從根本上影響了全行業的發展。記者對國內多家機床企業進行采訪發現,有三個因素加劇行業風險:

    一是國內機床企業技術和資本積累不夠,創新和轉型資金緊缺。據業內人士介紹,“中國母機”在導軌、絲杠、主軸等關鍵硬件方面,經過多年努力,陸續趕了上來,目前落後主要體現在控制軟件方面。數控系統一直缺乏自主核心技術。雖然經過重大科技專項連續攻關,取得了一些重要技術突破,也出現了大連光洋等一些優秀企業,可以做到部分産品的進口替代,但從整體上實現超越,還有不小的距離。

    一家民營機床企業負責人深有感觸地表示,高端機床技術創新絕不是投機,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長期持續努力;我們連續十多年投入十幾億元研發,才攻下數控有關核心技術,而在這十多年裏,一點産出回報也沒有,一般企業根本撐不住。

    二是體制機制改革尚待破冰。不少受訪者認爲,國有機床企業改革,再也不能延續傳統的路徑依賴。實踐表明,簡單搞“一賣了之”“股權多元化”,效果並不明顯。如大連機床從國有機制轉爲民營機制後,也未避免破産重整命運。

    近年來有一些産業資本試圖進入機床産業,向核心技術發起沖鋒,但是在投入巨資後,多以失敗告終。等企業,也懷著産業報國之志進軍機床産業,但離全面産業化運營仍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仍面臨較大風險挑戰。

    機床産業屬于技術、資本高度密集産業,每一台設備都是訂制化的,需要強大的技術服務能力,國內一些大型機床企業普遍缺乏融資渠道,缺乏系統化服務能力。

    三是缺乏精准産業政策支撐。“機床是投資類産品,不是消費品,不是賺錢的産業,需求也是有限度的,全球總規模才700多億美元。”秦川機床原董事長龍興元認爲,“機床産業絕不能盲目追求規模、追求産值、利稅,而要追求能力、水平,發揮對制造業升級的支撐作用。”

    記者采訪發現,沈陽機床集團、大連機床集團等企業,長期在做大規模的導向下走上了不歸路,由于處于行業價值鏈低端,規模大、杠杆率高,一旦遇到突發情況就很快陷入困境。秦川機床雖在探索專精特新發展之路上努力前行,在行業“寒冬”大氣候中左沖右突,也主要靠零部件委托加工等副業謀求利潤支撐。

    目前,地方政府産業政策更多是引導機床企業做大規模,致使一些機床企業“虛胖”——産值很大,利潤微不足道,經不住稍大一點的市場風浪,很可能重蹈覆轍,倒在盲目擴張的路上。

    尋求新的突圍之路

    机床行业是我国建设制造强国的必争之地,处在“十字路口”的中国机床工业,急需转变发展方式,尋求新的突圍之路。

    業界有關人士建議:一是明確“中國母機”基礎産業戰略定位,考核評價要防止盲目求大的規模導向,要引導企業走向創新能力建設。

    國際競爭一再表明,沒有強大的機床産業,就沒有強大的制造業。縱觀全球,美日德等制造強國,均有較強的機床産業技術實力和相關龍頭企業。美國雖然向外轉移了很多制造業,但一些高端機床企業、隱形冠軍仍然保留了下來,主要爲戰略産業提供支撐。

    業界人士認爲,加快機床工業技術升級,對推進制造強國建設具有重要意義。機床是裝備制造業的基礎,不宜作爲追求gdp、利稅的工具。要把機床作爲事關制造業升級和産業安全的重要基礎産業分類施策,不斷增大政策精准支持力度。

    二是繼續堅持擴大開放政策。繼續放開機床産品中低端市場競爭,但要聚焦高端領域,重點扶持打造“中國母機”龍頭企業和戰略性高端産業鏈,鼓勵和扶持專精特等隱形冠軍企業。

    有關重點企業要打造高端精密數控機床龍頭企業,助力我國機床行業國際競爭力提升。要以新型舉國體制解決機床産業局部市場失靈問題。重構科研體系、提高産業集中度、創新體制機制、改善應用環境、堅持開放合作,聚合資源和力量,協同攻克行業短板。

    中國通用技術集團近年加大機床産業投資,將機床作爲主責主業,先後收購北京機床研究所、齊齊哈爾二機床集團、哈爾濱量具刃具集團以及沈陽機床集團、大連機床集團等機床龍頭企業,初步構建了完善的機床産業鏈布局。集團有關負責人表示,要努力推動我國機床産業增強自主創新能力,邁向産業鏈中高端,不斷提升國際競爭力,實現高質量發展。

    三是打破應用壁壘,提升産業化水平。

    “好産品是用出來的,沒有應用場景,就難以實現突破。”最近,某國內用戶在采購大連光洋的高檔5軸機床後,雙方密切合作,對發現的百余個問題進行攻關,成功促進産品實現量産。業內人士呼籲,必須加大對自主創新産品的采購,打通創新産品應用的“最後一公裏”。

    近年來,大連光洋科技集團在國家有關部門和相關地方政府支持下,自主研制出高速高精度5軸立式加工中心等産品,打破了我國航天航空等領域葉輪類工件裝備長期依賴進口局面。企業負責人于德海說,如果沒有國家的支持,光洋不可能走得這麽久、這麽遠。

    一些專家建議,要更多采取市場化手段,加大支持機床産業研發投入,可以探索恢複對中高檔數控機床的增值稅返還政策。“這個辦法不要專家評審,符合市場機制,在實踐中十分有效。”有關人士建議。